笛卡尔的嘴炮

牧凌太の日記(4)

如果牧写日记的话,这一路下来他会记录怎样的心情呢?

前篇:牧凌太の日記 目录


4月8日 星期日

昨日休息,在家收拾搬家的东西。与其说是搬家,其实只是把随身的东西略微整理装箱了一下。毕竟在周租公寓也没住多久,行李没有多少。

春田前辈对于我要搬过去这件事十分热情,但因为没有多少东西,所以便没有让他过来。之前和他约好了大约上午10点过去,春田前辈家其实离我的周租公寓很近,开车也就不到十分钟的距离。到达的时候发现春田前辈居然站在门口等我,还露出很爽朗的笑容,很可爱呢w

春田前辈的家果然很有春田前辈的感觉,有很多莫名不知做什么用的小物件。拧到一半的魔方,很久没用的空竹,看上去像是某次旅行纪念品的面具。在这样的环境里,会有一种“啊,原来春田前辈是这样长大的啊”的感觉。

我的房间在二楼原来春田前辈母亲住的房间,看出来有被笨拙地打扫过的痕迹。尽管如此,以我的卫生标准来说还是欠缺了不少,所以一直到下午三点左右都一直在打扫房间。春田前辈一直在旁边看我,好像看到什么不可思议生物一样。偶尔还在我刚打扫过的地方添乱。真是的,明明都三十多岁的人了,居然还会像中学生一样把纸巾放在洗的衣服里。我花了很久才把纸巾的碎屑清理干净。

打扫完房间我准备出去买晚饭的材料,春田前辈怕我找不到商店,于是便和我一起去。他在后面拎着购物筐,我在前面挑选食物,突然很有一种家的感觉。不好,我在说什么呀ww

晚上做了春田前辈喜欢的炸鸡感谢他,他吃了一口,居然像孩子一样在椅子上跳起来,大声称赞好吃,让人很是有成就感呢w

睡觉前春田前辈去洗澡,出来的时候裸着上身。我有些惊到了,春田前辈的身材这么好的吗?看不出来呢,什么时候去偷偷锻炼的呀w


评论(1)

热度(45)